鸽子

绿蓝群宣。

这里魔王绿。我的团长大人什么时候会来呢?(笑)


城风九暖:

【占tag致歉。】


机器人篇永乐想找一个小少爷。


魔王篇魔王绿想找一个骑士蓝。


机器人篇机绿想要一个万物之王。


不收白。致歉。半白可以。尽量不要太ooc。


开独立篇。魔王篇。机器人篇。魔法少女篇。】


以上。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门牌号:956403974


祝愉。

不平凡的日常

(六)关于喜欢的类型

    郊外,屋顶。

    “呜哇,那个小姐姐身材真好!”韩如墨看着望远镜里的人忍不住感叹道。闻暮推了推眼睛,继续摆弄手上的东西,没有接话。

    韩如墨用手肘怼了怼趴在身旁的闻暮,好奇地问:“闻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闻暮迅速回答道:“没有。”韩如墨点点头:“也是,毕竟活这么大了,七情六欲应该斩得差不多了。”寂静了一会,韩如墨转移了目标,看到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像是高中生的女孩子,他有些兴奋地招呼闻暮:“找到了!我喜欢的类型!清纯又可爱,还很有活力。”闻暮“嗯”了一声,然后——

    “嘭!”一声枪响,子弹贯穿了那位女生的胸膛。女生身边的人瞬间警戒起来,而更多的人则慌了神,寻找着来源。韩如墨吹了声口哨,然后拍了拍闻暮的背:“干的不错。真可惜啊,喜欢的类型是目标之一。”“不管怎样也不能在一起,是不是喜欢的类型也不重要了。”闻暮说话间,远处又倒下了几人。那群人也发现了来源,于是朝这里冲来。

    韩如墨迅速爬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说:“你这算安慰嘛……算了,任务完成,走吧!”闻暮皱着眉,想说点什么,看到韩如墨的笑容后还是放弃了。

    韩如墨踏出门之前,在地上扔了个纽扣,上面印着某个图案。“以为我忘了吗?我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闻暮先生?”韩如墨重重打了几下闻暮的肩膀:“这下任务圆满完成,走吧。”

    闻暮跟在韩如墨身后,说:“是。”


不平凡的日常

终于决定好名字啦!真开心这个tag也是空的~虽然现在是小段子的形式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成小说!他们两个真好(玩)嘿嘿嘿

(五)任务

    韩如墨和闻暮坐在靠近马路的一家咖啡厅的玻璃窗前,正在为下午茶到底喝点什么好踌躇不定。

    “摩卡怎么样?”韩如墨盯着单子问道。闻暮看着窗外,似乎不是很在意:“可以。”韩如墨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我觉得还是卡布奇诺更好喝。”“都行。”闻暮还是没有移开视线。

    “……喂,好好选啊,这可是任务。”韩如墨不满地说:“这样不就好像我在一个人自娱自乐吗?”闻暮转过头来,无奈叹口气:“您知道的,我不了解这些。”韩如墨揉了揉太阳穴:“决定了,那就卡布奇诺吧。再随便来块蛋糕好了。”

    食物上全后,韩如墨很高兴地叉起一小块蛋糕,就着咖啡吞了下去,然后舔了舔嘴唇说:“时间刚刚好。”

    话音刚落,一辆本来行驶得好好的大货车突然偏离路线,开上人行道把一个人碾到车轮底下。一瞬间街道一片混乱,尖叫声和刹车声此起彼伏。韩如墨继续喝着咖啡,然后命令闻暮道:“拍下来,倒霉的目标和车牌号一起。”闻暮拿出手机,拍完之后说:“我不建议这么做,我们的任务只是目睹这场车祸而已,节外生枝有风险。”韩如墨把手机抢过来,欣赏着那张照片,微笑着说:“没事,在他们发觉之前删掉就好。这是最好的下午茶配料。”


不平凡的日常

韩如墨×闻暮 可逆,欢迎逆

两个人不得不说的身份设定:两人性别男,犯罪组织的boss继承人(韩)与协助人(闻),但现在正在过着普通又不那么平凡的生活

可以不说的设定:韩如墨18,闻暮表面22

还有一些在文中会渐渐展示的设定

(一)关于开始任务之前

    韩如墨穿着黑色的长袖运动服,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轻声倒数。闻暮则是握紧了手上的枪,等待破门而入的命令。

    还剩三十秒的时候,韩如墨突然凑到闻暮耳边轻声说:“喂,结束之后去喝一杯吧?”闻暮眼皮都没抬就干脆地拒绝道:“不行,您还不能喝酒。”韩如墨有些郁闷,嘟囔着:“过了十二点,我就已经成年了……这也不行?”闻暮终于舍得转移注意力看一下手表,11:29分。“好吧,等任务结束之后——”“冲!”闻暮话说一半,韩如墨就下了指示。闻暮不得不把剩下的话吞进肚子,专心致志地完成任务。不过他还是瞥到了,进门那一刻,韩如墨狡黠的笑容。“果然是故意的吗。”闻暮感到好气又好笑。

(二)完成任务后的两人

    闻暮掏出手帕,仔仔细细地擦掉可能留下的致命证物,避免被抓住把柄。要是对手找上门来可够他们吃一壶的。

    清理完成后,闻暮蹲下看着“躺尸”的韩如墨,问道:“您不是想去喝一杯吗?从这里到酒吧大概有三十分钟的路程,走吧。”韩如墨翻了个身,声音带着些许慵懒:“啊……我改变主意了,不想动。干脆我们就在这里凑合一夜吧?”闻暮叹了口气,伸出手打算拉韩如墨起身:“您知道,不行的,少爷。”韩如墨撇了撇嘴,没有去碰那只手,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了。“那么我们走吧,回家。”

(三)关于善后的一点小事情

    晚风微凉,吹在人脸上很舒服,也让人清醒很多。韩如墨和闻暮并肩走着,过了一会突然锤手,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哎呀!我关门的时候把指纹留在门把手上了!”闻暮脚步一顿,立刻转身:“离能被发现的时间还有五分钟,现在回去还来得及。”韩如墨愉快地补充到:“骗你的,那个时候我戴了手套。闻暮先生,你要好好关心一下自己的主人啊。”

    闻暮缓缓转过身,一直没有什么波澜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微笑:“我知道的,少爷,一直都知道。”韩如墨在心里“啧”了一声,继续向前走,边走边说:“回去给我按摩。”闻暮跟在他身后,点了点头。

(四)关于事后按摩

    “嘶——轻点,你要谋杀我吗?”

    “不重就没有效果了。”

    “要什么效果!舒服!舒服最重要你懂吗?”

    “……是。”

标题还没想好

是个人的原创故事,想写一写从一个月前(大概)就在脑海挥之不去的这两个人的故事~如果你能看到这个故事并喜欢它和他们就真是太好了~

ps.这个tag没人用真是太好了!希望以后把标题想起来的时候也没人用!


永灰真好吃啊真好吃啊怎么这么好吃啊两个人相处方式太戳我了吧虽然都是坏的不行的大坏蛋但是好可爱啊呜呜呜


忆(三)

第三章

    敲门声突然响起,我反射性地从床上弹起,警惕地绷紧身体。进来的人是以赛,他瞥了我一眼,然后把一个什么东西扔到了我怀里。

    “是血。希望你还知道自己是血族。喝吧。”我才想起来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吃东西了。我拿起怀里的血袋,上面很贴心地有个用塞子塞住的吸管。我慢慢拔出塞子,吮吸起来。顿时,腥甜的味道充斥在口腔内,唤起了饥饿感。把一袋血喝光之后我才勉强填饱了肚子。

    扭头才发现以赛正拿着之前的仪器看着我。“喝完了?那么例行检查。”我躲避着他伸出的手,并反握住他的手腕质问道:“这并不是什么单纯检查身体的机器吧?”以赛的动作顿了顿,耸耸肩无所谓似的回答:“确实。不过你也试过了,只是有些嗜睡而已,还能恢复身体,没有别的副作用,你还担心什么呢?”我犹豫了片刻。他说的没错,如果能让身体快点好起来的话……以赛见我没有反抗,拿着仪器开始扫描。“嘶!好凉……”我抱怨道:“能不能别这么突然,下次提前说一声。”以赛不太耐烦,但还是点了点头:“知道了。”检查完毕,他嘱咐了几句:“状态不错,不过还是别随意下床走动。有需要的时候按床头挂着的按钮就行。我会过来。”我点了点头。

    “唔……”困意涌了上来,我慢慢躺下,等待黑暗把我吞噬。

    蓝天,青山,绿草,树林……眼前的场景不停地变换着,最后停在了一片向日葵花田下。“这个地方是……”我迷茫地走着。熟悉,太熟悉了,我甚至知道一会应该会有人经过,然后……

    “哥哥!!哥哥等等我啊!”少女嬉笑的声音响起。“(——)!快点啦!”听不清……为什么听不清?我能看到远处奔跑着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少年留着白色的长麻花辫,拿着一株向日葵在前面跑,少女披散着头发在后面追。可是,为什么看不清他们的样子?为什么嬉戏的场景我反而感到了浓浓的悲哀?“尸体啊!!!”一声喊叫吸引了我的注意。那两个人包围着一个棕色短发、躺在地上的男孩。我想走近看清楚,却在抬脚的一瞬跌入深渊……

    缓缓睁眼,窗外已是一片漆黑。我又睡了一天啊……“索瑞西?感觉还好吗?身体怎么样?”我才发现床边坐着夕颜和……一个和夕颜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我坐起身,有些发愣:“这是……双胞胎?”夕颜垂眸介绍到:“嗯……这是我们的大姐……”那个女子微微颔首,看我的眼神里有某种情愫流动,说:“你好,我叫——”

    “伊西斯。”我脱口而出的这个名字,打断了女子的话。夕颜和她都露出了惊诧的表情,我依旧茫然。伊西斯突然站起身,很激动的样子:“你想起我来了对不对?索瑞西……不……奥”“好了!”夕颜低着头,突然喝止住了她。夕颜揪着衣服下摆,继续说:“索瑞西……你想起来了吗?”我缓缓摇了摇头。啊……如果真的能想起来就好了。伊西斯……默念着这个名字,我突然想到了梦中的花田。“等等……”这两者之间一定有某种联系,是什么样的呢?伊西斯、花田、白发少年……一定漏了点什么,一定——

    “唔!!”头要炸开一般疼痛!我不自觉捂紧脑袋,呻吟出声。许多场景在眼前一闪而过,想要抓住却无法抓住。那远方传来的是谁的笑声?耳畔回响着的是谁的怒吼?火光冲天烧的是谁的家园?伴随着的头痛也越来越强烈,我毫不怀疑下一秒自己就会当场暴毙。

    “索瑞西!”我跌入了一个人的怀抱。“好暖……”别的声响一下子都消失了,只剩下她清脆的声音。夕颜啊……“什么都别想了,太痛苦了,什么都别想了好不好……索瑞西……”她呜咽着,劝着我,也劝着自己。“想不起来也没关系,记不起爱也不要紧,我们就一直这样吧,这里很安全,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如果回想会让你这么痛苦,那就放弃吧,放弃吧好不好……”

    “……嗯。”我感到眼角有点湿润,于是埋得更深,也抱得紧了些。“夕颜在为我着想,真好。”明明想调笑着说出来改变气氛,结果自己反而哽咽了。我能感受到她对我的爱,和我内心深处的悸动。如果她可以一直在自己身边,那么身份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就这样吧。不管我以前是谁,从今以后我都只是索瑞西,只是单纯的,复仇成功的,有一个名字叫南宫夕颜的女朋友的索瑞西。

    “……那索瑞西,你注意身体……我……我先走了。”站在一旁的伊西斯强撑着微笑,退出了房间。我能听到关门的那一刻,她忍不住的抽噎。

    不知道抱了多久,夕颜才动了动身体,有些不自在地说:“咳,抱得有点累了……”我不想就这么放她走,于是撒娇似的蹭了蹭她的肚子:“不要——夕颜身体真软~”“呜哇——色狼!”她惊呼出声,给了我一记爆栗。“好疼!”看我捂着脑袋哀嚎,她又紧张起来:“对不起!我忘了你刚刚头很疼来着……没事吧?”我其实一点都不疼,夕颜手劲并不大。但是我贪心地想看她为我担心的样子,于是哼唧了起来:“疼啊……好疼的。”夕颜立刻上钩了,又吹又揉,边问:“好点了吗?”我享受够了,才满足地点点头。

    “说起来,夕颜你居然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啊?”夕颜坐在椅子上,回答道:“嗯……准确地说是两个,大姐叫伊西斯,二姐叫朝颜,我叫夕颜,还有个小妹叫月见。”“四胞胎啊……真厉害!”“哈?为什么要夸奖这种地方啊!”我故意不去在意话里的纰漏,而是岔开话题。如果假装不知道的话,夕颜也能松口气吧。

    这样就好了。

ps.累死我了呜呜呜长篇真的不是人写的呜呜呜。另外怕有人误会先说一声并没有完结哦~两个人的路还没有走完……

【梵辰】把一个直男掰弯是什么体验

2018.10.27【知乎体】把一个直男掰弯是什么体验


高赞回答

66666赞  2333回复


答主:魔党一枝花

谢邀。

    其实吧翻到这一个问题的时候我是懒得答的,不过鉴于我今天心情好,就随便说一下。

    是这样的,我有个一直很在意的我妈妈的弟弟的儿子,就是我表弟。他这个人吧,特别古板严肃,一天到晚都皱着眉跟谁欠了他钱似的。哦对了,这个人我不方便透露,就叫他表弟吧,避免被他看到要来揍我,虽然最后都会被我日就是了。

    我们因为上几代的原因关系不好,各自都有团体,属于互相竞争的关系,所以每次见面都互掐。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喜欢看他吃瘪的样子,一开始还以为是战胜对手的优越感,但是到后来,我们因为某件事合作的时候才发现我真的只是喜欢看他发窘脸红的样子而已,真的特别可爱。

     所以一切都完美落幕之后我就想着怎么才能睡到表弟呢?肯定要先改变他对我的坏印象吧,如果能顺便表个白就更好了。于是我开始策划一场只属于我们的酒会——我下属还专门跟我吐槽过,不过谁管他——目的是让他知道我是个靠谱的男人。虽然表弟依旧皱着眉一脸不爽但是在我说“缓和两党关系”之后还是去了。

    名义上是两个领导人的酒会,实际上我偷偷带了我下属让他在暗中待命,也好有个接应。于是在包间里我们畅谈了两党的合作事宜并且对未来充满了希望——直到我点的五瓶红酒被喝得差不多时我才想起来“正事”……这个人总有种能让别人一不小心工作起来的魔力,好吧我承认,这也是我喜欢他的一个地方。看着脸颊微红双眸微眯的表弟,我觉得我必须必做点什么了。于是我(自认为)很霸气地双手撑在桌子上,问他:“……你觉得我怎么样?”我当时可能也喝醉了,居然问了个这么傻的问题,好在表弟比我更傻一点,很认真地想了一会然后回答:“不怎么样。”

    我当时就???了,正欲发作时听他接着说:“不过……意外地挺可靠,你的人品也没看上去那么糟。总地来说是个好人。”这是被发了好人卡啊!正当我觉得我的恋情可能就此终结时一句十分微弱的话传入我的耳朵里:“……我还挺喜欢的。”于是狂喜之余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手机拿出来打开录音问:“再说一遍?”表弟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很不情愿但是很乖地再说了一遍:“我挺喜欢你的。”能忍吗?!不能!!于是我吻了他。

    我不知道他对我的喜欢是哪一层意思,但我不愿意放弃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的机会。就今晚,我想让他只属于我一个人。

    意外地,表弟没反抗,只是闷哼了几声。他的唇很软,也有点凉,在接吻这块领域还是个新手,完全不懂怎么去迎合掠夺。这一点,我也非常喜欢。

    再往后就是完全不清醒的表弟被有点清醒的我扛着打了辆车带回家。第二天在他努力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时把录音放给他听。看着他满脸通红咬牙切齿却不能把我怎么样的神情真是好玩极了。播放结束,我坐在他旁边,没给他开口的机会,自顾自说起来:“我也喜欢你。不是哥哥对弟弟的喜欢,而是想和你恋爱的喜欢。啊当然,那个什么的时候想叫我哥哥我也不介意……”“XXX(我名字),”表弟打断了我的话,他还是皱着眉头,我觉得我可能要完了。“……并不是不可以……我不是酒后会胡言乱语的人。”

    心脏跳得很快。坐在我旁边的人……简直可爱到犯规。

    最后?最后我当然睡到了表弟,他现在是我的恋人了。(笑)虽然觉得忘了点什么,不过应该不重要。

——————————————————————————

什么时候给我最佳员工奖:呵呵,您忘了在酒店外等了一夜的我。

    回复:啊是吗,辛苦你了。

夕颜love:祝99~

    回复:谢谢……你id真恶心

全党没有单身:……你怎么?!快点删掉!而且我们什么时候睡睡睡睡过?

    回复:嗯哼?没关系,我现在去找你不就好了。

我是路人甲:啊啊啊啊好甜!祝99!另外楼上是不是就是表弟啊啊啊我疯辽!

禁断之恋好嗑!

保护白菜要杀猪:可要好好对我们首领啊——

艺术源于生活:小辰辰被抢走了呢。(叹)


【论坛体】我家男朋友变小了怎么办?!急!

【论坛体】我家男朋友变小了怎么办?!急!
1l  夕阳里的花【楼主】
    为了不让大家误会我是骗子,我就先说一下前因后果吧。我男朋友——这里简称他为S,S的工作比较玄学,这里不能细说,就是各种出差之类的。这一次回来前两天还好好的,第三天清晨,我发现S突然就变成小孩子的身体了!我吓了一大跳!还好智商和记忆没退化,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有没有专业人士提供一下解决方法啊,S怀疑这是诅咒,但我们都找不到解开诅咒的方法。

2l 我是路人甲
    楼主太能编了吧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真的有这种事,你当是名侦探○南吗哈哈哈

3l  夕阳里的花【楼主】
    我没编!无关人士就不要出现了,这边真的很急。要不然也不会上网求助了,其他人还不在……

4l 我是路人乙
    额……我暂且相信吧。不过就算这样不也没有威胁到生命安全啊,暂时不用那么着急吧

5l 我是路人丙
    我看就是炒作,怎么可能真的发生这种事

6l 夕阳里的花【楼主】
    我也不稀罕那些人的关注!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不知道会不会对身体的某一方面产生影响,发生这种事当然越快解决越好。

7l 我是路人丁
    哇噻……太玄幻了叭Σ(っ °Д °;)っ

8l 菜花
    楼上那位萌妹子要不要换一下企鹅号呀~

9l 我是路人丁
     怪蜀黍滚滚滚(︶︹︺)

10l 夕阳里的花【楼主】
     你们把这里当成什么啦!不信就别看!

11l 什么时候给我最佳员工奖
    看样子是受到了诅咒,我需要知道详细情况

12l 夕阳里的花【楼主】
    太好了总算来了个明白人……就是我形容的身体变小但是意识很清晰,已经过去三天了还是这样。啊对了!发色!他的发色也变回小时候的样子了!

13l 什么时候给我最佳员工奖
    也就是说什么都会倒退唯独记忆不是吗……我好像在哪本书上看过这种诅咒,我去查查。说回来,查完之后,你的男朋友能让我认识一下吗?我对他挺感兴趣的。

14l 菜花
    噫楼上怕不是个gay佬

15l 夕阳里的花【楼主】
    总觉得13l的id有种既视感……算了能帮上忙十分感谢但是研究还是免了吧

16l 写作业写到猝死
    哇楼上讨论得煞有其事……其实我想问男朋友变小了的感觉,一定超萌吧!

17l 吃的还是喝的
    四楼的id……让人回想起被作业支配的恐惧。顺便这里同问~超级好奇!回答的有理还会证明自己没有撒谎哦

18l 夕阳里的花【楼主】
    我才不在乎呢!……倒是很可爱啦……虽然不想承认,但是S确实比较帅,正经起来也还算美吧……变小了之后更可爱了一些,每次看他软软地扑倒身上就觉得心软了大半截。

19l 吃的喝的
    哇哦~三年起步有期徒刑了解一下~血赚不亏

20l 魔法JK在线吃瓜
    我更在意的是楼主小心被吃豆腐!变小了的话就会忽略对方其实是个成年人有着成年人的内涵了!

21l 写作业写到猝死
    楼上一提醒我也!楼主他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

22l 夕阳里的花【楼主】
    !!他有的时候会突然抱住我然后把头埋在……我以为只是变小习惯性撒娇而已所以没有推开!还有几次躺在大腿上要亲亲……S这个人特别擅长卖萌我当时根本拒绝不了……呜哇哇我都干了什么啊啊啊!

23l 全党就我是单身
    我好像猜到S是谁了……(恶寒)

24l 魔党一枝花
    嗯哼,看来我不在发生了这么多有趣的事啊。

25l 吃的喝的
     哦呼呼呼!楼主和S好甜!学到了!顺便楼上一看就是知道内幕的!求深扒!

26l 魔党一枝花
    秘密☆

27l 夜空中最亮的星
    啊,发生了这种事吗……有些麻烦了呢……如果只是身体变小了还好……我的记忆中依稀有点印象……这种诅咒好像叫做“冥界的克雷”[我瞎编的请不要信]记忆会随身体的变小而慢慢失去。如果受诅咒的人足够强大会延缓……但没有解决办法

28l 魔法JK在线吃瓜
    突然……好悲情?不过既然楼主说了只是身体变小应该不是这样吧。

29l 写作业写到猝死
   之前不是有个叫做“什么时候给我最佳员工奖”的查书了吗?也许不是,事情还是有转机的!

30l 吃的喝的
    诶诶?三天过去了,楼主呢?

31l 夕阳里的花【楼主】
    那个……谢谢各位关心也谢谢27l的解释。我先说明一下一个星期不在的原因吧。我的男友在渐渐失去记忆。这是真的。一开始只是刚醒的时候会记忆断层似的“我是谁我在哪”,但清醒了就好了,我也以为是睡迷糊了就没在意。可是两天前我醒来之后,看到S蜷缩在床边,用看陌生人一般恐惧又好奇的眼神看着我,我的心就像碎了一样……我很努力地解释了现在的状况,可他还是在害怕我……因为现在我们身边没有值得信任的人,所以……用了两天来拉近距离。

32l 我是路人甲
    这是什么狗血剧情啊!——不会是真的吧呜呜呜呜别这样啊

33l 我是路人乙
    如果是真的……那怎么办啊……S有家人吗?这种情况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34l 我是路人丙
    楼上你脑子瓦特了吗,都说是受了诅咒去医院怎么可能有效

35l 吃的喝的
    楼主呢楼主呢qvq坚持住啊,事情会有转机的!

36l 什么时候给我最佳员工奖
    查到了,“冥界的克雷”,一种诅咒,施加方式是触碰禁忌法阵。

37l 什么时候给我最佳员工奖
    效果:身体变小,记忆回溯。若施加对象实力强劲可以延缓失忆症状,但也只是延缓而已。

38l 什么时候给我最佳员工奖
    最终结果是记忆完全消失,身体也一直是孩童形态。所以,你男朋友没救了。给我研究吧。

39l 我是路人甲
    楼上解释的虽然很清楚……但是最后一句也太丧心病狂了吧!为什么是这种走向啊qvq

40l 菜花
    38l果然是gay佬吧……楼主妹子听我句劝,你男友变成这样也不是你的错,该放手还是要放手的。

41l 夕阳里的花【楼主】
    感谢能认真看到这里的大家。我不会放手的。

42l 夕阳里的花【楼主】
    我和S吧,走到现在还是挺不容易的。一开始还是他傻傻追的我,虽然我猜带点功利性吧,但是最后还是把他自己搭进去了。在我最黑暗的时候是他陪在我身边,拉住我的手,要是没有他……不敢想象会怎么样。当然啦,他也总说我是他最重要最爱的人,这个人嘴皮子可厉害啦哈哈哈……这样的人,我怎么可能放手……

43l 夕阳里的花【楼主】
    所以,不管他记不记得我,也不管他把我当做什么,我都会在他身边,死也不要放开那只手。

44l 魔法JK在线吃瓜
    ……请你们一定要幸福!我会祈祷的!

45l 夕阳里的花【楼主】
    谢、谢谢……
[此贴已删除]

忆(二)

    “嗯……”我缓缓睁开了眼睛,瞟了一眼窗户,发现已经是白天了,自然醒的感觉真不错。
    不对。我猛地坐起,回忆了一下以赛和那个奇怪的仪器,立刻开始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什么被改动的地方。“索瑞西,你醒了?”我才意识到这个实验室不止我一个人,抬头才发现是南宫夕颜。她今天穿的是实验室专用的白大褂,底端一直到小腿中部。南宫夕颜可能是被我盯得不太自在,咳嗽了两声,我才收回目光,露出微笑。
    她坐到床边的椅子上,询问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摇摇头。通过刚才的自我检查,发现我不仅没有缺胳膊少腿,虚弱感也不见了,现在精神很充沛。南宫夕颜看上去松了口气,可嘴角还是耷拉着,没有一丝笑意。我突然想看看她的笑容,嗯,只是好奇她笑起来会是什么样子而已,并不代表我对她有好感或者信任她,而且也符合“南宫夕颜的情侣”设定,只是这样。
    于是,我身体向前倾,缓缓伸出手臂,把她揽到怀里,给了她一个拥抱。
    “诶?!索瑞西……索瑞西……”南宫夕颜从一开始的惊讶到泣不成声地念着我的名字,整个过程没有超过三十秒。我有些摸不着头脑,被恋人拥抱不应该是一件甜蜜的事情吗?为什么会哭泣呢?
    我只好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一些“我在这里”、“尽情哭吧”这样安慰的话,遗憾着这一次可能看不到她的笑脸了。她在我的怀里哭够了之后,才坐直身子带着红红的眼眶不好意思地盯着地板,过了好一会儿后小心翼翼地问我:“索瑞西……你想起了什么吗?”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如果说实话她会不会再哭出来,然而我发现自己无法欺骗她,只好摇摇头。
    出乎意料的,她只是有些惆怅,说了句:“这样啊……”然后就不再出声。我坐在床上,并不觉得这样的气氛哪里不对。和之前的以赛独处感觉不同,和她在一起即使是不说话也不会觉得难堪的。也许……失忆前我真的是她的男友吧。
    不过有一件事,我必须问明白:“那个,你能说说我的身世吗?”不能直接问“奥西里斯”是谁。从之前以赛的反应来看,就知道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是个避讳,直接问不一定能得到真实的回答,我只能选择旁敲侧击。另外,我确实需要了解自己的过去,这对他们也好。
    南宫夕颜沉默了一会,才缓缓开口:“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她的眼神有些踌躇与躲闪:“你的名字是索瑞西,父亲是卡帕多西亚族,母亲是茨密西族。啊,不好意思,我解释一下,这两个种族是血族的氏族。虽然有着不同种族禁止通婚的规则,但是……但是你的父母十分相爱,所以力排众议生下了你。好景不长……”说到这里,南宫夕颜瞟了我一眼,见我没什么表情波动才继续说:“卡帕多西亚被灭族,当时你母亲也在那里,所以……这一切的幕后主使是奥西里斯,所以你一直想找他复仇。”我听到这里,接了一句:“最后我复仇成功了吗?”夕颜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我舒了口气:“是吗……这样的话,我应该没什么后顾之忧了。”南宫夕颜突然轻轻捏住我的食指,低着头没有说话。我了然,笑着反握住她的手,柔声说道:“我会努力想起来的,为了我,也为了你。”
    南宫夕颜还想说什么,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她愣了一下,然后接起来:“……嗯,我知道了,现在马上过去。”挂了电话之后,南宫夕颜抱歉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还有工作,微笑着点点头:“去吧,谢谢你来看我。”她又一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走出了房间。
    等她完全关上门,我才收起笑容,冷冷地盯着她刚刚坐着的椅子。很明显,南宫夕颜在骗我。
    先不论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有多不对劲,光听内容,也未免太假了,完全是现场胡编出来的。最明显的纰漏在于奥西里斯这个人,在她的描述里奥西里斯和我是对立的,可根据以赛的表现很明显和我的身份有渊源。看来南宫夕颜宁愿编出一套漏洞百出的谎言也不愿我和奥西里斯扯上关系。为什么要欺骗我呢,南宫夕颜?
    我突然觉得有点累,于是躺了下来,盖上被子。“……冷。”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好冷。”哪怕盖着厚厚的被子,也阻挡不了寒气侵袭到心底。“……冷极了。”我还能相信谁呢?失去记忆的我,就像走在黑夜中的盲人。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又叫我怎么分辨?
    “夕颜……”不自觉默念出这两个字,我扶着额,盯着窗户外湛蓝的天空。